悫小訸

改造中的大条神经

安逸是嘲笑还是讽刺

有一种爱是与生俱来的


一直不喜欢花,总有花开花落的描写。也只有在绚烂的时候觉得竟然如此美丽的生灵。


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你的


一直在那儿的时候,总有些厌恶,可如今再看到时,竟然会有股冲动和泪水夺眶而出的感动。。。